马小说

我的心曾孤注一掷

我在画些什么哟,我什么都不晓得的( •̀∀•́ )

如果一个文手整天不务正业,啥事儿都干,就是不写文,那他是不是不值得被原谅(ಥ_ಥ)……

是的,我给自己的定义是文手……说起来我自己都不信惹。

『神捕与书生』

你有陈佳酿,我有嗜酒虫,相识江湖,尽饮江湖。

#月色这么美,不如开个车#

「好三六,把那坛子开了吧」
「崔兄,你可不能再喝了」
「你叫声哥哥,我就不喝了」
「略……略商哥哥」
「(≥/////ω/////≤)!!」

我们家老三追追,虽然一如既往地毁在脸上,但我还是爱他的。旁友,吃制服追命吗!吃制服追命,送表情包了!

关于喝血还要挑食这件事,隐约记得以前做过一个尘远的AU人设。


宁致远是个很有身份的吸血鬼,他这个吸血鬼很优雅的,从来不喝外面乱七八糟的血,仆人精挑细选的珍品血也是有选择地喝,每样只喝一口口的。他还很高冷,身边没有人能像安逸尘一样和他那么亲近。

安逸尘的身份很复杂,而且隐秘,他一般不太让人知道。安逸尘是个要干大事的人。他假装很善良,是个脆弱的人类,来接近宁致远,谁也想不到连宁致远这个很高级的吸血鬼也打不过他。安逸尘潜伏在宁致远身边,一直安安分分,后来他不满足,不安分了,他想要宁致远,十分想要。但是他的伪装很碍事。哦,那就撕破伪装吧。干大事的安逸尘十分任性。于是安逸尘显露出本来的手段,把宁致远囚禁起来,强行搞到手了。宁致远是个有身份的吸血鬼啊,他还很高冷,这怎么能忍。于是反抗。然而并无卵用,反而把安逸尘激出了火。原来安逸尘想得到宁致远另有原因,他其实是来复仇的,总之安逸尘怒了,于是[哔——]了个爽。

安逸尘手段雷霆,鸠占鹊巢成了府里的主人,宁致远的仆人们每天看到他们的前主人被现主人[哔——]个爽,还得战战兢兢大吼一声,安探长干得好!干得妙!安探长厉害得不得了!宁致远气得要死。其实宁致远并不抗拒[哔——]个爽这种事,他是有点喜欢安逸尘的,所以他满心羞耻,又隐隐开心。但是他毕竟是个有身份的吸血鬼对吧?他还很高冷。这种心事他怎么可能会说出来。就可着劲地折腾安逸尘。日子过得鸡飞狗跳, 天天都在吵架,有时候还得打起来。安逸尘是要留着宁致远的命好来折磨他的,为了保证宁致远不死,他还要顿顿找好的血源哄着他喝。安逸尘觉得有点心累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。

说好的复仇报复折磨惩罚呢?这折磨的是他吧,惩罚的是他吧?!安逸尘很崩溃。其实相处这么久,他也发现了,自己心里也是喜欢宁致远的嘛。但是复仇复到一半突然就和复仇对象一起好好过日子了,这个画风变太快他一时转不过来。后来两人就经历风风雨雨最后HE在一起了。此段没有详细剧情。大纲到这里就结束了。而且这个坑连土都没挖一铲子就已经坑掉了。



江苏高考作文车

到现在才交卷,今年恐怕没学上了。

生活中离不开车。车,种类繁多,形态各异。车来车往,见证着时代的发展,承载了世间的真情;车来车往,折射出观念的变迁,蕴含着人生的哲理。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,题目自拟,文体不限,诗歌除外。




辕辙

有时候人和人在一起,像南辕和北辙。

初一的时候我因为期末考得好,而被父母奖励了一辆自行车,顿时在我们那一片院里神气起来了。连院对门和我同岁的小哥哥都来了。

小哥哥长得白白嫩嫩。隔壁院子有个大哥哥,长得瘦瘦高高,经常来找小哥哥玩。那时候是家里柿子成熟的季节,他们俩跟我借车,说是借车,其实是抢车,小哥哥一脚蹬上车座,大哥哥握着车头不放,两个人挤挤杠杠,一不留神,让小哥哥摔下车去了。小哥哥蒙圈地坐在地上,我看见他当时眼眶就红了。

我的车突然无人问津,那天他们俩,整整冷战了三个小时。然后小哥哥的妈妈摘了柿子,请我们去他家里吃。

那之后大哥哥还来跟我借车,让小哥哥坐在后座上,带着他去市中心,大哥哥去上课,小哥哥蹭着玩,看不出冷战过的样子。过了一两年大哥哥上了高中,有了自己的自行车,就每天从他爸爸的钢笔铺子取了车来接小哥哥。有次小哥哥偷偷跟我说他觉得大哥哥厉害死了,会画画,会写文章,还会弹吉他。我说你怎么办,他说他要跟大哥哥上同一所高中,他要学音乐,他也要搞艺术。

我转身全部告诉了大哥哥,他就突然愁起来,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。

大哥哥艺考之前,那辆车的刹车坏了。他打算换辆车,可是攒不出什么钱,小哥哥省了一个多月,还加上他从前的积蓄,把一叠皱巴巴的小额钞票塞进大哥哥的手里,眯着眼睛笑。大哥哥后来跟我说,他当时一冲动直接抱住了小哥哥,一心只想着要怎么对这个男孩子好。我没有告诉他,我晓得的,我还晓得小哥哥被他抱住后偷偷亲了他一下,这我都看见了。

大哥哥考上了戏剧学院,他那辆车没有换成新的,只拿去修了修,因为住校就送给了小哥哥。一年后小哥哥也参加艺考,被音乐学院录取,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,然后灌了一张CD去大哥哥的学校,送给他。

我听大哥哥说,那是写给他的歌,那一个礼拜他乐得仿佛中邪。然后就听到小哥哥给他打电话,说要搬家。

小哥哥走的时候把那辆车又回送给他,他给扔在他爸铺子的后院里再也没管过。

又过了那么一两年我们这儿拆迁,一整片的平房院子全都轰隆隆推倒,我们家搬到了新的房子里,什么都是新的,人也是。我有次从原本那片地方经过,那里被一个高档小区的围栏围住,以后这儿不会再有什么破破旧旧的自行车,而是一辆辆私家车和超跑。

尔后很多年,我平平常常地大学毕业,工作,恋爱,分手,有时候会想,人和人在一起,仿佛南辕和北辙,到了一定时候,就会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驶去,也不是什么意外。

直到有一天,苏星宇的名字突然火遍大街小巷。

小哥哥成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,我看见商店里贴满他的海报,路上放着他唱的电视剧主题曲,我听着女孩子们叫他哥哥,明明跟我没什么关系,但晚上我大哭了一场,这大概是一次与我无关的失恋。

然后我想那个大哥哥去哪儿了呢,那个可厉害的江洋他去哪儿了,那辆载着两个人一起的破自行车去了哪儿。

有天翻出来一个苏星宇从前的QQ号,他大概早就不用了,签名还停留在他初中毕业中二期后遗症的时候,“拽而有礼,拽而不狂”,写写删删,最后只问他最近还好不好,问他江洋哥哥还好不好。没想到他会回我,他说不知道,他不知道江洋去了哪儿。

后来我听说,江洋从沙漠里走了一遭,回来还是个混不好的剪辑师。我想我都听说了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但不久之后,我看到他的签名已经改了,他说,“我的心曾孤注一掷”。

他突然给我发消息,说江洋跟他一起在这座城市之上。

我打开电视,看到新闻上模糊抖动的画面,傍晚的公园天空,一个远去的热气球。

要什么辕,要什么辙,南北有什么分别,有的人出门不用车,不骑自行车,不坐私家车,他们乘热气球。

我一边哭一边笑,一边帮他们打电话报了警。




※假如我高考的时候真写这么个玩意儿,非得被我妈打死不可

※假如我真有这么两个哥哥,那我天天啥也不干,就到院子里看他俩


这个超了字数的作文其实还没有修改,本来打算明天修完发,但是怎么说呢,今晚情绪波动有点大,刚刚大哭了一场,觉得这文有些部分很映我心情了,现在我在冲动发文,希望明早起来我不会后悔又删文。。。

BLACK & WHITE

(图源网络)

嗨呀,我们双十一呀

如果可以随时变成手机人就好啦,想一下,威廉有个金十一,阿峰有个黑十一,两个人忙于工作天南海北地飞,没有办法见面的时候,就变成手机人,咻的一下突然出现在对方身边。

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。

当代大学生都在想些什么①~④

许诺跟苏凯文吵过一次惊天动地的架。

那天刚下课,教室里的学生还没有全部离开,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许诺控诉苏凯文:

“衣冠禽兽!虚情假意!翻脸无情!”

围观同学纷纷慢下脚步。

苏凯文面带微笑看他表演,想要劝架的张在昌急得要命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许诺指着苏凯文冷笑:“他根本不在乎我!在床上的时候叫着诺诺,下了床就改口叫小诺!你说,是不是翻脸无情?”

想劝架的在亲吐着血表示,这两个称呼到底有什么区别了?!难道不都是在虐狗吗?!!

围观同学表示,哦豁,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

许诺非常肯定,是他追的苏凯文。

所以宣布恋情这种事情,当然也要由他来。

不过最后实现的方式和实现效果,有点过于惊天动地了。

在许诺对苏凯文的心思还是一个小小芽的时候,那时候爱情刚刚破土,一切非常脆弱敏感。

许诺心里不是滋味,他和所有人一样都叫他苏老师。尤其是苏凯文的那群迷妹们,许诺咬牙切齿。

这不行,许诺必须是特殊的那个,许诺才能被苏凯文记住。

于是开始暗搓搓叫凯文老师,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,和别人都不一样。

发现这一点,许诺心里悄悄开花了。

但其实许诺改口的第二天,苏凯文就笑着告诉别人,不要叫他凯文老师。

谁也不知道,那天他为什么那么开心。

许诺觉得自己的英语并没有很差。

许诺在大学的第一堂英语课,苏凯文让他们用英文做自我介绍。

许诺说了一半,说他叫许诺,梦想是组建一个乐队,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。

后半段说到他的偶像,虽然说得磕磕绊绊,但很生动,他激动地再现了他爱豆演唱会的场景,然后给大家表演了一个当场去世。

苏凯文微微一笑。

后来许诺就经常被单独留下来补习英语了。




不如写段子~写文不如写段子~

傻白甜校园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