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陈先生晚上好。李先生早上好。

[启深]梦想与空想


Part 1.

在欢场上陈深是很有一手的,米高梅有架空运来的三角钢琴,陈深也会按上那么两指,这时候整个舞厅的灯光都在他身上点亮。

他邀请那位张大佛爷一起去米高梅“快活快活”,他说,张启山啊,别这么古板,今朝有乐子可享,不就是最大的福气。张启山问他,待要一颗炮弹打来,今朝明朝都没乐子可享,你要如何?

陈深倒是停下了往舞厅四处不断抛去的秋波,极认真地想了会儿,他说,早晚都要打的,早晚都要死。有那么一天也不意外。我呀,就只盼着让我下辈子投生的时候,这仗已经打完了。

要是不打仗,你会做什么?陈深问张启山,不等他回答,又自顾自地说,我要不是在这年岁里出生,说不定我就是个钢琴家了,他眯着眼睛笑起来,有可能在维也纳演出,然后回家写谱子,三个月都不出门,就连你想见我了,都得等在一群我的追随者后面排队!

反正,我要不在这个年月里,总还是有很多选择的,是不是?震耳的乐声鼓声中,陈深笑望着张启山,虽然昏暗的舞厅里灯影散乱,但他眼里是有些希冀的光亮的。

是,总还是有选择的。张启山告诉他。

Part 2.

在吸引人这方面,陈深永远很有一手,音乐教室的角落里有把破吉他,六根弦断了三根,陈深硬是用这把“三弦”,在音乐课前几分钟,开了场小型个人演唱会。

一放学他就跟张启山说,你别老那么严肃,像要抓我一样,我弹这两把可痛快了,你看她们也很喜欢。张启山说,你妈叫你回去上钢琴课了。

陈深立刻停下脚步不走了,瞪着眼睛说,什么,今天周五了?钢琴课是什么,不存在的不存在的。然后又跟张启山抱怨,我妈为什么是个钢琴老师呢,我要不是因为这个,也不用从小就学钢琴啊。

张启山嗤笑一声,是,别的小朋友早就钢琴十级了,你怎么到现在都没长进。陈深噘嘴,那是因为我根本不喜欢啊!都什么年代了,还管我,我要是能自己做主,我就去搞摇滚,做个自由音乐人,或者干脆我去学画画吧!当漫画家也挺好的。就是不要再学钢琴了!

反正,我们这个时代了,总是有很多选择的吧,对不对?傍晚的鸟鸣声中,陈深眯着眼睛笑,日头在和缓的风里轻轻洒下,他的目光中仿佛盛满了由安定而来的狡黠。

是,你想选择什么都可以。张启山笑着说给他听。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