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我的心曾孤注一掷

[霆峰][启超]南风旧书来 1

张启山 X 项允超
不要在意年代嘛

民国25年,长沙城还未曾预料到后来的一场连天战火,城里头人过着自己的日子,少有南方的远客,不像短短一年多以后嘈嘈杂杂各路人,满满挤着长沙,天都要掀了去。

这时候的长沙城,麻石路还略显空旷,只有那位布防官的车一路气派地吱吱压过路面,在城中新月饭店门口稳稳停下。

暗云沉结,天不十分明朗,副官下了车拉开后座车门,我们这位张大佛爷张启山,威严清肃的布防官,长沙城的保护神,施施然从车门而出站立,天地间一道最硬气的顶梁柱。管家从远处跑来,街上百姓用崇敬惊叹的目光打量着这边,副官警醒地盯着四周,低声对前方的张启山说话。

“佛爷,新月饭店里面,恐怕尹小姐已经……”

张启山面色冷峻,唇角掀起一丝冰凉的弧度,“无妨。我怎么进去的,就能怎么出来。”

管家跑到了跟前,头上汗涔涔一片,“佛爷!”

“事情都办妥了?”

“是,”管家喘口气,“没有问题。”

“好。”张启山微笑,而后淡淡收敛了神色,沉沉的看不分明了。

正当此时,仍是新月饭店门口,旁边又停了一辆车。

这倒是少见,整个长沙城里开得起西洋汽车的人,没有他张启山不认识的,这辆车,却从未见过。什么时候长沙来了这般人物,他却不知道?

见他皱眉,管家也跟着瞧了瞧那辆简直要同佛爷家的座驾一般气派的车,原来竟是这位。他还未来得及开口,自新月饭店的里边,走出一位矜贵公子,西式的浅色礼服,衬衫领口的红丝带扎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,冷冷淡淡的样子,出了门就径直走过去,身边一个西装革履的副手殷勤跟随,两个人都没有往张大佛爷这边看上一眼。

张启山眼底升起一丝兴味,问道:“那是谁?”

管家回过神来,将前不久刚巧知道的消息尽数汇报。

“佛爷您知道,城南的天宇百货吧?”

“哦?在长沙开了有一阵子了,名声大得很,东家却好像一直没来长沙?”

“是,就是那个天宇百货。”管家接着说,“这一位,就是那东家小公子了,台湾来的项家二少爷,项允超。”

“台湾来的?”张启山的眼神锁住那边的小公子,嘴里散漫地问着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管家就低头说道:“头两天刚到的,一直低调得很,今儿个到新月饭店来,是他在长沙第一次公开露面。”说着,他又有些犹豫,“佛爷,您看……”

“那好,”张启山听完他说的话,转过脸来吩咐道,“你备好礼物,过两天我亲自上门拜会。”

“这……这不合礼数?”管家大惊,“自佛爷任长沙的布防官,来这城里做生意的,都得提前递了帖子到佛爷府上拜见,哪有……哪有您去的?”

张启山神情不变:“无妨,你自去准备。”

管家只得应了:“是,佛爷。”

待管家先行离开后,张启山给副官递了个眼色,副官会意,立刻上前来报:“佛爷,管家说的没错,三天前确实发现有南方来的人,只是一直闭门不出,未能探明身份,因为没有什么异常举动,所以并未上报。”

“嗯。”张启山点头,“项家的野心伸到了我的地盘,这位项二少爷,来头不小。”

说罢,又看了一眼那边坐进车内的漂亮小公子,项允超丝毫不理旁人,连他身边那个副手啰啰嗦嗦的话也没有理,自出来以后就一直冷若一团冰雪,又或者,张启山想,是一只雪团子一样的猫。

南风大概吹不来冰雪,可若是一个人自南方就带来了一颗坚冷的心,那么也不会有谁凭一片赤诚就能轻易融化了这层坚冰。

项允超初到长沙,只从台湾带了一个徐峻。

没有谁是可以信任的,也没有谁真的关心他,受排挤的小少爷,干什么什么不成,就连做点坏事,最后也以失败而告终。

谁都能欺负他,谁都能从他身上咬块肉下来,偏偏他项允超自尊得近乎高傲,只好冷起一张清俊的脸。

拜别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地方,来到彼岸,他说是开拓宏图,其实未必不是狼狈败北而逃离。

徐峻在一旁唠叨,项允超一边登上楼梯一边脱了西装外套扔给他。

“……您看,那新月饭店的尹小姐不就挺好,若是能得她一点半点的青眼,您在长沙这就算站住脚跟了。小少爷,我让下人给您备的花还是派上用场了,可是您不仅得送花,您还得说话,您得哄她开心,小少爷……”

项允超突然停住脚步,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徐峻,一言不发。

徐峻心里一惊,惊出背后一阵冷汗,愣了半响,低下头去说道:“小少爷,是我逾矩了。”

没有一丝回音,徐峻不敢抬头,屋子里安静地只有客厅里的西洋钟在滴答。

“我记得我说过,”过了好一会儿,才传来上方项允超的声音,“在这里要称呼我什么。”

徐峻大喘了一口气道:“是,项……项老板。”

项允超逆着背后窗外的光线,慢慢低下头靠近徐峻,语气轻柔,面色却冰冷。

“我知道你忠心,但你不要自作聪明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长沙四月的天气,南风是否已经吹来,一切似乎都在项家二少爷的眼底,他走上高高的台阶,从他的房间里望出去,半个长沙平展铺开,如同画卷,正慢慢地着上属于他项允超的颜色。

他收回目光,也一同收回了满眼屈辱不甘的熊熊烈火,只剩下可怕的冷静。

但等他翻开书桌上一个早已拆过的信封,他的眼睛里又突然洒出了星星点点柔软的光。

TBC


话说,我们这个CP名能不能换一个,比如……
佛超……听起来就很看破红尘呢( •̀∀•́ )


预告小剧场:

张启山:台湾来的?
管家:是。
张启山:三天前?
副官:是。
张启山:厉害了,我的金丝草![迷之微笑]
管家&副官:???[二脸懵逼]

评论(9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