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我的心曾孤注一掷

[霆峰][九九]不褪色的TA(I)

美宝莲雾感哑光R09 X 阿九艾斯·格林
不,这并不是一个口红拟人

从前有一个做口红的人类,他的口红被所有名媛贵妇推崇,每当做出一款新的颜色,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被人们争抢一空,因此名声大噪。

可是,人类不快乐,他想他还没有做出这辈子最完美的作品,大概是不能够被推为大师的,在那些盛誉之中,人类感到十分痛苦。

于是人类决定遍访世界各地,寻找最好的材料,制作最好的配方,看见最好的颜色。

然而人类太执着于找到那个最美的色彩,以至于有一天,他突然看不见世界上所有的颜色了。

假如世界变成黑白,这对一个非常挑剔颜色的口红制作师来说,是多大的打击呀。人类想,他这辈子都做不出他想要的那种颜色了。

“咚!”

突然,旅店墙上的一个画框掉了下来,差点就砸在了人类的脸上,还好还好,没砸坏这么好看的一张脸。原本躺在异国旅店一张逼仄小床上思考人生的人类,被一个画框给吓醒了。他随手拾起画框,是莫奈的日出印象,廉价的印刷和装裱,但那一刻的美依旧摄人心魄。人类努力回想着这幅画应有的色彩,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手上的画突然间就生动起来,不再是黑白的一片,它有了颜色。

难道我的色盲症突然治好了吗?!

并没有。

人类抬起头看看房间里,杂乱拥挤的小客房,依旧是黑白的。只有这一幅画才有多彩的颜色。

哦,选择性色盲沃,真厉害。

人类很快就被手里的画吸引了全部目光,毕竟这是他的世界里唯一的色彩。

真美,可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颜色。

于是人类继续踏上旅途,有一天,他走在一个城市的街心公园,突然脚边的一株嫩草伸伸懒腰,向他展现了清新的绿意。

人类想,这是整个城市里最好看的一株草,因为其他的草都没有颜色,只有它有。

但是我是要做口红的男人,绿色不是我需要的。

他弯下腰,用手指碰了碰草叶,然后起身离开了。嫩绿的小草叶尖颤抖,十分地委屈了。

慢慢地,随着人类走过更多的地方,越来越多的事物突然间在他眼里突兀地出现颜色,可是,依旧没有他心中所想的那个。

“为什么要执着于一个颜色呢?”

谁?

“世间有那么美,哪一种颜色不好看呢?”

人类清楚地记得,阿九艾斯·格林,是在一个下雨天出现的。

那时候人类从一个全天营业的咖啡馆里出来,哈,大晚上喝咖啡,这大概是失意伤心的人才会做出的蠢事。人要是倒霉起来啊,你往街边一坐,连一条本地的街头狗都能欺负你。是啊,人家是本地狗,他是外乡人嘛,人类看着眼前冲他汪汪吠个不停的本地狗,十分想和它谈谈心。

这天晚上原本月明星稀,路灯晕染着柔和的光亮,虽然人类看不出颜色,但他认为这盏路灯一定是温暖的橘黄色。

天上开始下雨的时候,本地狗也没有立马就撤退,他可能不小心占了人家的地盘。雨水哗哗地落下,人类想啊,他的人生,他的理想,是不是就尽数消散在了此刻冰冷的空气里。

“去,去。没有你的事。”

一个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人类这时候才发觉,雨下那么大,他的身上却并没有怎么潮湿,原来一个卷头发的男孩子撑着伞,站在他的旁边。

那个男孩子用一小节火腿就成功击退了本地狗,然后转过身来发现了人类的目光,突然就睁大了眼睛呆住,好似十分惊讶,又有一些慌张。

心突突地跳,人类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慌张什么,也不知道他自己在慌张什么。

“他看得见我……”卷发的男孩子抿着嘴唇,自言自语。

“我只是色盲,并不是瞎。”人类好心地解释。

卷发男孩用漂亮的圆眼睛瞪着他,然后把手里的伞塞进人类怀里,在人类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时,就转身跑走,拐过一个巷口,不见了。

人类拿着伞追了两步,找不到人,只好停下。

“怎么生气了呢?”

在人类回到他暂时栖身的阁楼时,他感到一路上都有哪里不对。可是又没有发现什么。毕竟他现在色盲嘛,一下雨,整个世界都连在一起分辨不出了。

但是勉强还是看清楚路安全到了住处。

等他迅速地洗了个澡,擦着湿湿的头发捧起开水杯的时候,突然传来咚咚咚三下敲门声。

他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哪里会有人找他?或许是房东太太被他的晚归吵醒,上来看一看吧?

打开门,想好的说辞到了嘴边,突然就噎住了。

卷头发的男孩子一头乱毛湿漉漉的,圆圆的眼睛既无辜又委屈,站在门前,全身都在往下滴水,感觉房子里的空气都潮湿起来。

人类觉得……人类看了看他白白嫩嫩沾了水的脸,好像不敢直视,又垂下视线,白色的衣服和外套都湿透了,贴在男孩子的身上,人类觉得……

人类没有办法觉得。人类的脑子已经不在转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