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嗑→陈老师&李老师

[光耀]一个片儿警在烧烤摊遭遇爱情

这是一个看起来就很亮堂的西皮
作者专业开发冷西皮三十年

有一回,地面儿上一帮地痞混混差点砸了夜市街一个烧烤摊,这摊子正对着转角,横纵对穿的好位置,旁边打那儿经过的人都围在外围惊惊诧诧地瞧,那几个流氓咋咋呼呼,举着酒瓶子,凶得很,桌子那儿食客缩在一边,女人一边尖叫一边骂。

其实没什么大事,不过是素来横行惯了的街面混混,想赖钱,又看老板是个一声不吭的主,就掀了衣服,光起膀子露个花臂吓唬人。夏天晚上,烟熏火燎,蒸腾的干热空气里飘散着孜然辣椒的气味,那老板抬了抬眼皮,把手上几串腰子往边儿一放,远处一条街的灯光人影,红绿斑驳地钻进他的一双平稳的瞳孔。

这些混混不知道即将大祸临头,拿着酒瓶子就往桌上敲,震得招牌上“光哥烧烤”几个字灯噼啪打起火花,有胆子大的觉得老板可怜,就出声劝他说点软话,给包烟得了。混混一看有个台阶,顺着下来,就等着老板上来递烟了,哪知道老板低着头,似乎是打了个哆嗦,又似乎是冷冷哂笑了一下,就是不过来。

焦灼的时候,打路边上推着自行车,过来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年轻人,人群里有些骚动,老板抬头看了一眼,立刻就换了神情,悄然松下已经紧绷起来的肌肉,竟缓慢地露出一丝笑意。

小警察帽子戴得严严正正,底下头发丝却柔软得很,群众窃窃私语,有人喊道:“顾警官!小顾警官!”“小顾啊,快来管管,这群人是流氓啊!”仿佛天塌下来,也可以凭这年轻警察有点瘦削但足够宽平的肩膀抵挡住。顾警官才下班,制服还没换下,混混以为是谁报了警,一看来的是个没见过的生嫩面孔,心里放下一半,又看他清秀斯文,于是粗鲁地说起浑话,讲他奶娃娃别管老子大事。

顾警官被臊得面皮透出点红,然而走上来的步子却很平稳,他当这群流氓是普通市民,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,先同他们讲道理,再警告教育一番,面不改色,严肃得很。混混没见过这样的小警察,一时间竟然有点懵。等反应过来,骂了一句“娘的!”就要上来拽着他制服领子动手,一旁看热闹的一群人又惊叫乱跑了,一直没动静的烧烤摊老板却一下子窜出来,捏着混混手腕一个反关节把人扯到一边。

那混混看出来老板竟然不好惹,跟顾警官放下几句狠话,诸如“你小子等着瞧!”“警察局那个姓王的都不敢惹老子,你算个什么东西!”等等,就带着底下小混混赶紧跑走了。

顾警官皱着眉看他们跑走,也没追,回头看看老板,道了声“谢谢。”想了想,又嘱咐他: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,一定要及时报警的。”老板冲他笑了笑,也没答应他的话,就显得有点傻。顾警官又看了老板两眼,就要推着自行车回去了。

他大学毕业刚来警局没多久,在这附近的管片民警,王警官的手底下跟着,这两天下班晚,总能遇上这“光哥烧烤”的老板出摊。实际上,头前两个月第一回见着的时候,顾警官就盯上这个老板了,那双眼睛,是血洗出来的,看一下就知道,绝对跟好几个大案脱不了干系。

但是王警官让他按捺住,不要声张,况且他手上并没有证据说明这人真是什么穷凶极恶的要犯,只好闷闷地不再提,最多得空就来盯一盯,免得出什么事。眼下顾警官不打算跟老板多接触,还是早点回家得好。

之前围观的群众三三两两又回来了,有的就站一边看着满地狼藉,还在心有余悸,有的跟没事发生一样,进店跟老板又要了两瓶啤酒,坐那儿就着烤腰子大声胡侃,说的还是刚刚那点事,灯红酒绿,市井喧嚣。

老板垂下眼,嘴角淡淡地笑着。

几个月来,总是见到这位小顾警官,遮遮掩掩看了他这么久,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。太有意思了。老板愉快地笑了一笑,转过头,又是个平平常常的老实样子,他低下身子去清扫地面上的碎玻璃屑,烤架下边的炭火重新燃起猩红光点,顺手给人递了几碟子花生米,又在旁边灶台上翻炒起青椒肉丝,夜风送来阵阵辛辣,熏得人睁不开眼。

烟熏火燎间,老板抬了抬眼皮,一双平稳的瞳孔里映出远处一条街的灯光与人潮,这其中就有一个穿着制服,挺拔板正的背影。


※这里的刘子光并不是八年前卖烤肠的刘子光,是穿越归来不知道为什么仍然在开烧烤摊的光哥

※小顾警官完全不知道人设,这里融合了原著里小胡警官的部分设定

※反正也没有下一章,所以其实并不用在意前面两点

评论(6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