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我的心曾孤注一掷

[霆峰][瀚六]康丝坦酒庄故事集 I

何瀚 X 陈三六

1.

从前有一个大何总,他是何氏集团的继承人,每天从两百平方米的床上醒来,睁眼就拥有两百多座全世界日照最好的葡萄酒庄。大何总英俊多金,严格自律,有上进心,是人们口中别人家的总裁,除了有个不省心的弟弟,生活似乎没什么不好。

从前有一个康丝坦酒庄,是何家祖上传下的酒庄,据说很有点神秘的传说色彩。这个古老的酒庄什么都好,就是大得没边这点不好。

一天,大何总在自己家的酒庄里散步,他从早上散到了傍晚,饿得头晕眼花,也没有走完。

总裁很生气,他在一座阴森的房子前停下,发现这是康丝坦酒庄的地下酒窖。

大何总推开大门,进入酒窖,往下走去。里面很黑暗,台阶像是永远也走不完,大何总简直要心里起毛了。突然,在一片阴冷黑暗里,整个视野都亮了起来。

我天,那是什么?

大何总想,他可能是遇到了酒窖里的精灵。

这个精灵趴在木制的酒桶边上酣睡,长发漆黑,肤色奶白,脑袋枕着自己的双手,长长的发带被他压在了脸蛋下面,整个人看起来软软糯糯,自带柔光。

不是,他可能不是个人,应该说,他整个精灵。真的,大何总觉得光线昏暗的酒窖里,有一束光从上面打下来,把精灵笼罩在了里面,好似为他营造了一个可以安稳做梦的结界。

大何总就站在酒窖门口的台阶上,看着他,一动也不能动了,空气里突然浮起一股甜甜的,煮熟了的米香,直甜到了大何总苦痛的心里。

妈妈呀,好像一口气喝下了两百杯小熊拉花。

就在大何总非常紧张,一口气也不敢喘的时候,自带柔光的奶白精灵抖抖睫毛,皱皱眉头,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。


2.

从前有一个陈三六,他是刘家酒庄的继承人,每天从自己和娘亲的小破房里醒来,今天他一睁眼,却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陈三六一点也不想经历这种怪诞的事情,以往他的日子过得平静安宁,每天上街测字营生,和娘亲相依为命,除了辛苦一点,生活似乎没什么不好。

但现在他睁开眼坐起身,发现自己可能被关在了一个黑暗的屋子里,里面一应事物都从未见过,刚刚趴着的大木桶上刻着看不懂的记号,仔细辨认,倒有几分像是雷贤弟说过的西洋文字。

谁会绑了他来关起来呢,陈三六想起前不久刚救了他的蒙面恩公,怪不得,恩公和娘亲都再三叮嘱他不要上热闹的集市里去,原来真的会有危险,真是万万想不到的事情……等下,我天,那是什么?

陈三六瞪大了眼睛看向屋子门口的台阶,那上面站了一个人,丰神俊朗,冷峻威严,身上服饰虽与常人不同,大概也是西洋人的东西,但靛蓝的料子看去就名贵非常,笔一般挺直,衬得人精神凛凛,一副大家气派。

那人兀自矗立,未见什么动作,神情冷冷肃然,眉眼间暗腾腾一片凶煞,不怒自威,看着富贵天成,却是个前半生命途崎岖的面相,三十岁上命格扭转,从此一片通途,不知此一年究竟得逢何事……

不不,现在不是看相的时候,陈三六清醒过来,自己此时正是被人绑架,虽然绑匪好看,威势赫赫却不凌人,眉骨精致桃花深目……但这并不是可以盯着人家脸看呆了的借口!

陈三六看着绑匪,心里非常紧张,一口气也不敢喘,乱糟糟的心思塞了一脑袋,就在这时,那人开口了。


3.

直到突然遇见的这个酒窖精灵起身,何瀚才冷静一点,现代全西式的葡萄酒窖,就算以前古老过,也应该配个古典欧风小精灵吧?

古代书生装是怎么回事。

白布里衣,略微泛黄的坎肩外衫,脑后半束发的马尾,白粗布发带长长垂下,额头前斜分的刘海软软绒绒,一双水棱棱的眼睛简直不要太清澈。

呵。呵。何瀚冷笑着。

“我叫何瀚。”

书生忙拱手拜了一拜,待抬起头已是一脸温和的微笑,亲切而不失稳重。

“见过何兄,在下陈三六,欢喜镇人士,生平未曾远游,不知何时得罪过何兄,还望何兄海涵,若何兄并不介意,就请……就请放了在下吧!”

何兄。何兄。

何瀚心说,搞不好你已经几千岁了,我堂堂一个90后,你竟然叫我哥?

书生犹自微笑望着他,目光恳切,被这一对清透淡定的眼睛这么一望,何瀚顿时觉得……

当哥哥好啊。当哥哥特别的好。

“嗯。”

大何总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抿嘴笑,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


4.

他答应了,非常好。陈三六欣慰地赞了自己一句好棒棒。

看来坏人也并不都是不讲道理,外面的世界也不至于和他们说的一样危险,虽然眼前这个绑匪一直不太高兴,但还是二话不说就决定放了自己,不晓得他到底图什么,但他真是个好人。

故事讲到这里,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,在短短一段话的距离内,我们其中一位主人公,就将另一位主人公从坏人定性成了好人。

假如这个故事不那么童话,我们的小主人公可能已经遭遇不测。但幸好,这就是一个童话故事。

地下酒窖终年不见天日,陈三六虽不知今夕何夕,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但他环视四周,跟自己生平所学比对,嗯,尚可,尚可。

为了报答这个好人,陈三六决定白给他看一次风水。

“……乾三连西北开天,坤六断西南八地,白虎开口,破军绝命,金疾厉而木不抵,文曲飞临,六煞沉杂,水气流而无以支……大凶,大凶!真真吓煞三六,兄台,此地不可再居住,若要长留,必得大改风水才行!”

“哦……哈?”

何瀚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我家的精灵在说些什么,我怎么都听不懂。

是的没错,不论这个“精灵”的画风跟这个酒窖怎么不搭,在大何总看来,既然出现在自己家的酒窖,那就是属于他的。没毛病。

陈三六忍着头皮发麻和心虚气短,再接再厉道:“这位兄台,若不嫌弃,在下擅堪舆测算之术,不若让三六帮您这地方改改风水……明堂开睁,水口关兰……”

……

从前有一个大何总,有一天他在自己家的酒窖里遇见一个精灵,软糯香甜,自带柔光。

大何总满以为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。

万万没想到,在和自己家的精灵相遇的第一天,他就给自己讲了整整一晚的风水。


-TBC-


本文涉及一切风水八卦、酿酒技术等专业知识,都是我在瞎说。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