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说

我的心曾孤注一掷

清明节后遗症

梦见陵越带着屠苏一起,在俗世里行侠仗义,事了将要回山时救下一个姑娘。这姑娘我记得是畅姐姐的脸,小白造型。
陵越宽袍广袖,御空低飞,姑娘不会飞,就由陵越带着,屠苏则执剑乘风在一旁,相伴相随。他们一路疾驰,偶尔停下做些善事,我记得他们是住在山上云烟缭绕的地方,青翠山林里可以听风的楼阁,但下了山也离尘嚣不远,走在集市中和人群混在一处,买些红纸香烛,姑娘缀在后头也说点俏皮的话,陵越微笑看着他两人,眼神宽容如海,屠苏不喜言笑,却也沉静温和,他和陵越间话不多,却多半一个眼神就明了心思,姑娘就笑嘻嘻去点明。
就这么一晃多少年,白云苍狗倏忽变换,山上树木长青楼台依旧,人世间红尘喧嚣不曾间断,他们始终容颜未改,过着既融于尘世又翩然如风的生活,没有谁远离不归。
这个梦没有什么不好,我感到内心很安宁甚至有一丝丝欣羡。
唯一的问题在于……从救下姑娘那一刻起,我就变成了畅姐姐视角,被迫一直跟着他们,感觉好像一晚上就吃了半辈子的狗粮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